名言看网 > 台湾的阿兰青草店青草茶

台湾的阿兰青草店青草茶

更新时间:2024-06-20 20:18:53

一过端午,热气逼人,客人熟门熟路钻进台中市第一广场旁的青草巷,熬煮青草的味道扑鼻而来,阿兰青草店老板陈辉南随手奉上一杯青草茶:“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天然饮料,生津解渴、解热退火,绝对不含塑化剂。”

台湾的阿兰青草店青草茶

微苦回甘阿母味

不管客人买瓶装的青草茶,或要买新鲜青草或干青草回家熬煮,陈辉南一律请客人免费喝一杯青草茶,也因此在台中市的青草巷街廓中,就陈辉南生意晟好。一会儿有小姐来买沐浴的香茅等药草,一会儿有太太来买外敷挫伤的口骨消青草,还有老先生要去邪避凶的艾草。

店里零乱杂错摆放多达五六百种的青草、药材,只有老板知道哪样青草放在哪里。陈辉南一边整理药农刚送来的青草,一边说:“我们加了数十种青草,熬煮4小时的青草茶,可以消暑、生津、解渴、退火,但我只愿透露有仙草、甘草、风尾草、黄花蜜菜等配方。”

一喝下青草茶,瞬间清凉至心底,带着些微苦味回甘,暑气全消。再来一杯洛神花茶,冰镇清甜的洛神香味,让味觉完全苏醒。陈辉南说:“配方很简单,就是洛神花加糖,但秘诀在火候与成分。”

为赌荡产改卖茶

青草业起源于医药不发达的农业社会,全台的青草巷依附着附近庙宇而生,例如万华的龙山寺、高雄的三凤宫,唯独台中市青草巷的商家,原本是第一市场的一部分,卖菜兼卖青草,因靠近火车站,南来北往的人潮带来商机。第一市场大火后,没有受到波及的成功路90巷,反而维持原来风貌。

阿兰青草店也是如此,58岁的陈辉南含蓄地说:“我父母亲中年才从路边摊卖青草茶起家,我们那时已在服役,有空就在店里帮忙。”

常年陪在父母身旁的老五陈辉霖说得坦白:“我父亲陈龙权是南投的富家浪荡子,喜欢赌博,每到赌场,常常从赌客变成做庄的人,沉迷赌博,家道中落,不得不远离家乡,来到没有人认得的台中市,40岁才从路边摊卖青草茶起家。我还记得小时候,妈妈常带着我去抓赌,求父亲回来。”

“我父亲一派绅士作风,加上母亲笑脸迎人,客人觉得青草茶好喝,要求买青草回家熬煮,他们就增加各式青草等货色。客人都叫我母亲的乳名阿兰,久而久之,店名就成了阿兰青草店。”陈辉霖说。

开发通路做宅配

台湾青草业的高峰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因为当时民众习惯向神明求签治病,搭配庙的药签开药单的青草店,那时都赚一笔钱。

陈辉南说:“我爸个性真硬气,他说神明开药单,乩童酒一喝,不知要开什么药单,坚持不做违法的事。他那时要是敢做,现在就很有钱。”但也因此,当局80年代严禁庙宇开药方,阿兰青草店不受影响。

老五陈辉霖说:“我是老幺,最会撒娇,从小待在他们身边就有钱可花,曾去货运行做过业务员,到头来还是觉得回来当大少爷好。”当时老二陈辉南在电信局上班,父亲陈龙权30年前逐渐将老铺交给老四陈辉瑜、老五陈辉霖负责。

后因兄弟各自成家,妯娌多话,1987年陈辉霖-自立门户,“开新店取名元五青草店,客人还是往老店跑,我爸妈早上6点坐镇在我的店里,招呼老客人,坐到连兄弟都嫉妒说话了,但生意逐渐立稳脚步。”

“我觉得新鲜青草货源不稳定,因此着重在干草药批发上,开发中医诊所、国术馆的通路,不与老店以新鲜青草为主的路线竞争。”陈辉霖采用封口机,又架设网站作宅配,无糖茶包还卖到中医诊所。

3店同区5帮衬

老四陈辉瑜留在老店经营,没想到1993年房东要收回,陈辉瑜在青草巷那一头另购房屋,迁移青草店。“我清好房屋,才发现房东准备涨房租,租给另一个青草同业,我已经搬到前方的新店址,又不甘心有同业在我们老店开张,所蹦叫二哥陈辉南回来接老店。”1993年由老二陈辉南出面跟老店房东签约。就此,陈家3兄弟就分别在青草巷各据一方。客人这家买不到,就推荐到另外一家买。

陈辉瑜后来离婚,原本的店面给了前妻(现为桔安青草店),他迁移到转角绿川西街另创精决青草店。

医疗后盾当修行

“我们青草业介于医疗与食疗之间,我们不怕客人愈来愈少,事实上我们是医疗的后盾,很多人最后的一丝希望。”陈辉南说:“以前常有心急如焚的孝子半夜来敲门,要一帖药方,多少钱随你开口,但就是不要你说没有。”

他字字清晰地强调:“我们青草业不是夕阳行业,是特殊行业。”

“我握有几帖关键的药方,让有些客人非上门不可,像盲肠炎、胃出血、痔疮这种不是什么大病,但又不能骗人的病。一帖药我电只卖200元(新台币,下同),再出价我也不卖了,因为我们卖的是人家一个最后的希望啊!”陈辉南说。

扎个小发辫的陈辉南总结16字诀:“医有医理,药有药理,惟是不提,精于生意。”